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宏观

旗下栏目: 宏观 产业 理财 黄金 期货 收藏 货币 财税 市场

他放弃华尔街精英人生,16年来让2万多艾滋遗孤获得新生 | TEDxCEIBS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0
摘要:智行基金会创办人、主席杜聪,早在29岁就已成为华尔街的银行家,却在35岁那年,毅然辞职,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助“艾滋遗孤”的事业中。 某次,他走进一个艾滋病村,奄奄一息的艾滋病父母和眼神绝望的孤儿,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的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
  智行基金会创办人、主席杜聪,早在29岁就已成为华尔街的银行家,却在35岁那年,毅然辞职,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助“艾滋遗孤”的事业中。

  某次,他走进一个艾滋病村,奄奄一息的艾滋病父母和眼神绝望的孤儿,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的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过去16年,他帮助了两万多名艾滋孤儿,帮助他们重建自信心,给予他们关爱,他们中的很多人最终考上了大学,并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

  “中国是一趟疾驰的列车,但是有一部分人并没有赶上这趟快车,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帮助他们,是我的快乐之源。”他说。

  点击视频,观看TEDxCEIBS 2018中杜聪的精彩分享

  源起

  艾滋遗孤

  触动了我心灵最柔软的角落

  我在香港出生,在14岁的时候去了美国读书,也是在那个时候艾滋病刚暴发,我的一位高中的老师也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关注着“艾滋病”这个话题。完成硕士学位之后,我一直从事金融工作。后来我工作的银行派我回到香港。按理说,我的人生轨迹跟中国偏僻农村的一些靠卖血为生农民的孩子的人生轨迹应该是不会重叠的。但是20年后的今天,我跟这群孩子,不单是互相认识的关系,我们像一家人一样亲密。

  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遇到了两父子,他们都感染了艾滋。蛭钡氐呐┐宀⒚挥兄瘟剖侄,于是来北京求医。我慢慢了解到,在华中地区有很多贫困的村民,因为贫穷无知,依靠卖血换取生活费,结果因为不卫生的采血方法,许多人感染了艾滋病。这些卖血的人去世之后,他们的孩子就变成了孤儿。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本身没有艾滋病的,但由于父母患艾滋病去世,他们不单受到疾病与贫穷的影响,还受到了很大的歧视。

出于对艾滋病长期的关注与好奇心,我去了其中一个农村做家访。其中有一个家庭,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去世了,剩下母亲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个母亲看到我的时候,很焦急地对我说,你快救救我的儿子吧,我当时看到她儿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随后没几天就去世了。
  出于对艾滋病长期的关注与好奇心,我去了其中一个农村做家访。其中有一个家庭,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去世了,剩下母亲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个母亲看到我的时候,很焦急地对我说,你快救救我的儿子吧,我当时看到她儿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随后没几天就去世了。

  以前我生活的周围,都是一些身体健康、穿着得体、工作能力很强的年轻人,大家都能挣很高的薪水、过有质量的生活,有时候我会产生错觉,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应该这样光鲜亮丽地活着。去艾滋病高发地区的这个经历让我明白,其实我过去的成就,并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努力,更多是因为我的幸运。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关注内地的艾滋病群体。

  我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跟我年纪相仿,跟我一样能干,有的甚至比我更努力、更聪明,他们后来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而导致了死亡。这些事让我慢慢意识到,原来我的一生是多么的幸运。此后我变得更加谦卑,同时我更加懂得珍惜与感恩,同时也增强了我自己的社会责任心。所以我决定用我的幸运,去帮助一些比我不幸的人。

  后来我对这个母亲说,你的儿子我已经帮不了了,但是我希望可以帮助你的女儿,让她有读书的机会。这个就是我创办智行基金最早的初心——帮助这些艾滋病家庭的孩子,通过教育让他们未来有更好的发展。

  当时我想,如果我能给他们一个接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就有可能扭转命运。我们并没有建过孤儿院或是学校,而是把这些孩子放回当地的学校去读书,把筹集来的善款更有效地去用在当地,那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还在的孩子,补助他们生活费,让他们在当地的学校里读书。

责任编辑:yezi

上一篇:美造“顶”级计算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